#228 逆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彩子  

    
    流川切入禁區,野邊感嘆他的速度好快,于是野邊棄櫻木不顧轉去防守流川,
櫻木火冒三丈。 流川面對野邊的阻擋,硬是把球灌了進去,他問澤北:“這就是
名滿全國的山王工業嗎?……真叫人失望!”
澤北頭上冒出冷汗。 堂本教練說:“出現了……和澤北不相上下的人出現
了!”
晴子露出了笑意:“也……也許會贏哦……” 她連忙堵上自己的嘴。

體育館外面, 名朋工業的森重寬和教練正向體育館走來。
“山王是什么?”森重寬問。
教練說:“你的話很傷人哦,你好像故意讓記者對你的印象不好。”
森重寬說: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!”
體育館傳出喧鬧聲, 聽聲音好像很有看頭。

體育館里,大家都在為流川歡呼,櫻木對野邊說:“虧你有一張復活節島石像
的臉,竟然無法封住流川的球,要是我早就封死他了。” 野邊冒汗。

森重寬和教練走進體育館,比分讓他們大吃一驚,山王竟然12比17落后與湘北,
“湘北,沒聽說過呀!”名朋教練說。

河田對澤北說:“澤北,你還在混? 昨晚你沒看錄影帶嗎? 給你個好心的建
議,別再出洋相了,否則你的女球迷從此就減少了。”
澤北生氣地說:“那又怎樣,關你屁事?”
深津對澤北說:“你想怎樣就怎樣吧,不過,你也算得上是山王的王牌,要是
我們的王牌被干掉的話(早就被干掉了),會增加對方的氣勢,所以被干掉的王牌,
還是不要留在球場上的好。”
澤北說:“我不會被干掉的。” 他暗自嘀咕:“可惡,好像所有的問題都出
在我身上似的。”
澤北對流川說:“不好意思,剛剛那一球算是你的遺作了,不過這也沒什么好
難過的,因為我從現在開始要認真比賽了!”

這時,一之倉傳球給澤北,澤北居然沒有接到,球被流川搶走。流川心想:
“全國高中的首席籃球員,就是這么個白癡?” 流川一個人快攻到籃下,澤北從
后面追上來,打掉了流川的球。”
裁判吹哨:“白色9號,打手犯規!” 澤北被換了下去。
堂本教練心想:“澤北的狀況,還是沒有河田、深津他們穩定。”

安西對木暮說:“等流川罰完球,你就把他換下來。”
流川兩罰皆中,比分變為19比12,隊員們都夸獎他干得好。 可是流川坐在椅子
上,卻心神不定。——帶球直接快攻是絕對要得分的,結果他不但被澤北追上,得分
機會也遭破壞,對流川而言,簡直就是逆鱗(*逆鱗的意思就是“逆君王之意”),
他剛剛覺得比澤北打得出色的優越感已經消失了。
湘北 VS 山王工業的比賽體育館:廣島石田紀念體育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ext
四川时时彩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