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198 新干線

文/彩子

    暑假里的湘北高中,教室里空無一人,只聽得見樹上的蟬鳴聲。 晴子和藤井走在學校的
路上,聽到體育館里傳出打球的聲音。 洋平一個人在體育館投籃,他摸摸頭:“還真難啊,
一個都沒進。”   
    晴子走到門口看見洋平,說:“大家都去參加全國大賽了,體育館里竟然還有打球的聲
音……” 
    洋平說:“晴子啊,上個星期住在這里,忘了拿回衣服了,所以……”   
    他們想起籃球隊在學校時熱鬧的情景:“少了一群噪音部隊,真安靜。” 
    晴子說:“謝謝你們。 我對你說謝謝你可能納悶,感謝你們陪我們集訓,還協助櫻木練投
二萬球。”洋平問晴子櫻木有沒有成長,晴子說要是一般人早就放棄了。   
    洋平問:“女生都是兩手投籃嗎?” 晴子說是,念初中時還接受過赤木剛憲的特訓,籃球
必須不斷練習,她都是在午休的時候練習。 晴子投籃,結果是籃外空心,她無奈地說練了一年
還是如此。櫻木一個星期就超越了她,晴子心里還有點嫉妒他呢。洋平說晴子可能不適合打籃球,
晴子覺得他這么坦白對她來說太殘忍了。 洋平要去打工,晴子說櫻木真的是個籃球天才。 


    新干線上,赤木看著手中的比賽指導手冊大叫:“這是怎么回事啊?” 乘客紛紛轉過來看
他,木暮趕忙對大家賠不是。 隊員們湊上去一看,湘北第一戰對豐玉,第二戰對山王。櫻木問
三井豐玉有這么可怕嗎,三井說不是豐玉,是山王。     
    “三王?”櫻木問。 
    “念山王!” 
    列車到達新大阪。 赤木對大家說:“秋田的山王工業是去年全國冠軍,也是前年和大前年
的冠軍。” 安西教練起身去洗手間,彩子奇怪他為什么不告訴隊員,安西教練說不希望隊員承
受太大壓力,與其花時間考慮對手不如磨練自己的實力。   
    櫻木問贏了山王后的對手是誰,隊員們都奇怪還能打到第三場比賽嗎。 
    “第三場比賽是愛和學院,去年的4強。”櫻木知道愛和學院的“愛知之星”諸星大,認為
抬在擔架上的人沒什么了不起。他想起名朋工業的森重寬,看見名朋工業在另一組,看來只能進
入決賽才能碰頭了。   
    大家不停地談論著“山王”和“愛和”的名字。突然一個人(豐玉的岸本)從后面勾住了木
暮的肩膀,大家奇怪地看著他,那個人叫木暮把車票拿出來,看見木暮到廣島。三井和宮城站起
來問他是誰,那個人手臂一用力,勒住木暮的脖子,說湘北只提到山王和愛和,瞧不起豐玉,你
們湘北算什么。 
    赤木說沒聽說過豐玉的名字,岸本沖上去要和赤木打架,被隊員和教練攔下,豐玉教練向木
暮道歉,岸本不服。宮城說湘北根本就沒把豐玉放在眼里,岸本叫他們看看指導手冊,上面豐玉
是A級,湘北只是C級。 
    櫻木花道從后面踢了岸本一腳,岸本摔了個狗吃屎,岸本按住櫻木的頭,兩人差點打起來,
被隊員拉開,櫻木告訴岸本自己不會忘了他按過他的頭。 
next
四川时时彩怎么玩